小马过河过江过海

月初几天传来之前公司的噩耗
公司经营不善倒闭了
2011年起步,2012年弄潮儿一般的发展,2014年发展到顶端,营业额上亿
之后转向互联网

现如今
墙倒众人推,很多人都把原因归咎于互联网
很多人把个人主见掺杂在分析里

M对员工是不怎么样
也一直在以一个潮人的方式混迹于中关村
当然,掏心掏肺的老段子用了10年
说话不算数,对女人还是对员工欺骗感情

但是,可能也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潮人当初把我带进了北京那个花花世界吧
一把火,点燃了一颗心,永远也无法熄灭
时至如今,我其实也不知到底从那里学来的是否一身轻浮和傲娇
也不知,我说摒弃的某些作风是否有些过激,毕竟我们长大了,能做错的事情同时也长大了
变成了走在道德边界上的生物

希望有能力的人能远走高飞,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梦。
也希望从此受苦难的底层员工能得到自己应得的
更希望这届出国的同学能拿到自己理想的offer

最后希望M能从此吸取教训

办公室的人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些老实孩子了
那些孩子现在已为人母已为人父
你也一样

现在办公室的孩子,是不好欺负的,你就别想了

希望,以后成为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一个一诺千金的父亲
一个,言出必行的丈夫。

.1
贴一个当初办公室的掠影
荣哥说了个小黄段子,龙哥淡定的讲了个更黄的,JJ红着脸说听不懂听不懂,几个女老师就呵呵笑,其中有个女老师侧目看了看龙哥脸泛着红, 然后有家室的超哥淡定的走了进来,低头看了下我的二位哥…目测心里表示(妈的,俩智障)。禹哥健身回来,不明所以,嘴里咂了几句电影台词翻开古董笔记本开始写邮件,好似粉红色房间里飘进了一抹灰色。

.2
对于JJ,现如今我认为
如若此生能遇到一女子如你,便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